4-22017

宁远驿馆—北方明清院落文化的孤本

古城院子,皇家驿馆
宁远驿馆:是中原建筑与满蒙建筑文化相融合的产物,是辽西明清时期驿馆建筑的仅存遗迹,是北方古代院落文化孤本,是驿馆的博物馆。

历史篇




宁远驿馆始建于唐朝,名柳城驿。兴旺于宋辽金元时代。


明代作为国宾馆,清代成为皇家驿馆。康熙、乾隆、嘉庆、道光四位皇帝东巡驻跸宁远驿。驿务由陪都盛京管理,统于盛京兵部。顺治年间占地八亩,为四合院建筑,院落巷道纵横贯通。有木塔、祠堂、戏楼、书院、藏书楼、拴马桩、上马石等陪衬,布局紧凑、错落有致、古朴典雅。


宁远驿馆匾额“德寿昌裔”(清乾隆)

区位篇
宁远驿馆是兴城古城保护开发的重点项目,项目由东南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设计,计划总投资1.2亿元,占地约23亩,建筑面积约10120㎡,其中地上面积7900㎡,地下面积2020㎡。建筑最高高度不超过7米,正门临近古城西关,与蓟辽督师府正门呈中轴对称。


古城内历史资源分布图及宁远驿馆位置


宁远驿馆古城内位置


功能篇

宁远驿馆是文化第一,商业是顺势而为。商家在院子里,客人只有进院才有买卖,就像去邻居家串门,氛围更加轻松自然。在宁远驿馆经营的老板,都须对宁远驿馆的故事倒背如流。这里是演绎故事,诞生影星、诗人、画家的摇篮。


宁远驿馆,十六个院子,一串光阴,一串故事。小驿堂前铺桌椅,独饮清茶古松下。半掩馆门虚合眼,只等堂倌唤客来。

宁远驿馆 —『佟寿堂』


据史料记载,明永乐年间时任宁远驿馆驿丞佟寿是个穷私塾先生出身。他饱读四书五经,写得一手好字,特别是算筹运用十分精细,对驿馆事物尽心尽职,给朝廷节省了大量银两。驿馆经营坚持接待朝廷官吏往来、传承信报为主,款待各国使节下榻为辅,预估能空出闲暇时光,便接待南北各方行商游客歇脚。好年景不仅不需要朝廷拨付银两,还有一定结余。一时各方达官显贵都愿意留宿宁远驿馆。有一位好心人在上司面前推荐佟寿。最后佟寿被提携到辽阳知府门下当了师爷。后人即把佟寿的办公和居所称为『佟寿堂』。


佟寿堂位置

宁远戏台—康熙园


宁远大戏院,又称宁远『第一楼』,始建于明万历二十年(1592年)。清同治十二年(1873年)毁于火灾,乡绅张锡远捐资重建,一度绎演红火、繁荣。
公元1682年(康熙二十一年),康熙帝二次东巡祭祖,二月二十四日过宁远境,康熙帝亲自上阵射死两只老虎,一时轰动四方,成为美谈。晚入住宁远驿馆,在宁远大戏院看戏,看戏后余兴未尽,有感而发,作诗一首。孤城临巨野,旧烈忆征西。破垒荆榛满,村鸡向晓鸣。后来人们将宁远大戏院称为『康熙园』。


康熙园位置


若夫流风遗韵,道不尽市井杂艺。商贾挽簪,黛瓦青砖走骑楼。才子佳人,清风明月古今秀。

室内戏院

大果子巷


大果子巷主打小吃文化街


宁远驿馆味道:青砖戴瓦、石门墩、青石板、老槐树;大秧歌、二人转、财神庙会;白豆腐、盖碗茶、掏耳朵、拉风匣、龙门阵、顶牛棋、拍婚纱、骑马座轿娶新娘、满族八大碗、全羊席、满族刺绣、驿馆博物馆、星云大师一笔字博物馆、满人变脸、粘豆包两面炉、宁远烧鸡、高粱米水饭煎小鱼、铁锅大饼子,来宁远驿馆千万别着急,慢慢走,慢慢逛,瞧瞧看看,随便拍几张照片,随便吃个小吃,在悠闲中品味劳宁远的滋味。


柳城书院—集宁学堂

清道光三年(1823年),宁远古城设柳城书院,原院址设在古城东南隅,不久后书院迁至宁远驿馆内。柳城书院全部教授儒学,由朝廷教谕、训导,管理教育教学。具史料记载书院共有藏书楼二层,藏书有经、史、子、集近二万册。还有佛经、碑拓、名家墨宝。光绪十一年(1885年),宁远知州朱克杨动员乡绅朱自献白银一千七百两,资助书院。光绪二十八年(1902年)新任宁远知州赵臣翼亲临书院阅卷改文,评定生徒学子优劣,深受书院众生敬服。同年五月,柳城书院更名“集宁学堂”。




『武备志』诞生地—塘站



明中后期的蓟辽督师孙承宗就曾在宁远驿馆办公。他与茅元仪一道在宁远驿馆内合著了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军事专著『车营扣答合编』与『武备志』,谋划组建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支以火器为主装备的海军。宁远驿馆到清顺治进入全盛期,在康熙朝,宁远驿馆又称宁远塘站。当时宁远驿馆占地八亩,为四合院建筑,有木塔、祠堂、戏楼、书院、暗道、哨门、匾额、上马石、拴马桩等。



在清康熙朝,宁远驿馆又称谓宁远塘站。按『金史』释塘站就是驿馆、驿站。


松下皇—满族婚礼城


西吊桥胡同原来有一棵大松树,树下常常有人聚会,有下棋对弈的,有一起侃大山的。因这里紧依宁远驿馆大院,平时也是文人雅士议论时政、交流心得、侃诗说画的场所。话说公元1754年,清乾隆十九年,乾隆皇帝第二次东巡祭祖返回路上,九月二十七日入住宁远州首山南大营。第二天上午乾隆帝化妆成一位财主进城,饶有兴趣地观看了祖大寿、祖大乐两兄弟牌坊后,并赋诗一首:『燧谨寒更烽候朝,鸠工何暇尚逍遥。若非华表留姓名,谁识元戎事两朝』。之后乾隆帝又来到宁远驿馆边西吊桥胡同,见一伙人正围在一起观棋,旁边还放着一个杂粮担子。观了一会儿,见两位棋艺都不凡,但其中一位四十左右岁的汉子棋艺更是了得。便跟旁边的刘墉小声说,『我跟这位下一盘』。刘墉上前跟刚刚取胜的汉子说:『这位赵先生要跟你下一盘怎样?』汉子正在兴头上,连声说:『来来,再来三盘』。刘墉连忙把随身携带棋盘摆上,结果乾隆帝三盘都输给了那位汉子。刘墉吓出了一身冷汗,生怕乾隆帝大怒。可乾隆帝大悦,站起身来连声说:『好棋,好棋,这副棋就送给你了』。那位汉子叫郭老德,是古城里一家杂粮店老板,下得一手好棋。没想到第二天宁远知州带着一班人马敲锣打鼓给郭老德送来一块扁,上书『铭隆佑赞』。才知道昨天自己竟赢了乾隆皇帝三盘棋。

后来的宁远知州把西吊桥胡同乾隆下棋处也都划给宁远驿馆。一侧的果子巷扩建成满族婚礼城。定名『松下皇』。



『 点绒唇·落花 』   清乾隆
春老园林,乱红阵阵飘红昼。巧莺声留,日日将花咒。枝上稀疏,雨打风吹又。胭脂透,玉阶苔厚,嫩绿铺红绣。

文化篇

宁远驿馆里的文化:既有王权文化,也有市井文化,还有农耕文化。王权文化看砖雕演绎,市井文化进合院戳把麻将、看龙堂会,农耕文化逗小品溪流。宁远驿馆是中国东北古城院落文化的孤本,是独一无二的符号。今天展现在人们面前的宁远驿馆是古代宁远驿馆的重生与复兴,紧紧抓住“院落文化”这个牛鼻子。因古城原住民一度是南方人和北方人杂居,特别是明清两代官员绝大多数是异地做官,所以驿馆的建筑、装饰、美陈、景观都体现了南北方文化的融合。所以宁远驿馆是军事功能为主的氛围内一处相对悠闲的“世外桃源”。当然不能忽视“旧瓶装新酒”,还要和现代文化有机结合,如不排除引进肯德基、咖啡屋、星巴克、私房菜等现代要素。也就是驿馆中既可以“过老生活”,又可以“享新生活”。

一个小小宁远驿馆承载着文化创意、特色旅游、文物保护、餐饮服务等多方面功能。


宁远驿馆—北方明清院落文化的孤本